乐论篇 第二十本篇


打印本页
《乐论篇》是说音乐的意义。音乐是指和礼仪相连的音乐。先秦各家学说都轻视音乐,庄子推崇天籁而轻视世间音乐,而孟子就只说古今音乐都有与民同乐的意义,至荀子才详细论述音乐的意义。荀子认为音乐是人内在之情的表现。音乐又有培养人和人之间彼此尊敬亲和情感的德性作用。礼乐又会使用到财物和乐器,可见音乐会贯通到器物。而各种乐器又分别象天地、日月、星辰、万物,可见音乐除了贯通于人情的表现外,也贯通到天地万物之中。音乐令一切贵贱上下亲疏远近的人都可以相和,所以也贯通各人伦类别。音乐可以令人民和谐齐心,士兵强劲,城池稳固,人民安居,成就人群的凝聚性,这是音乐的社会政治效用。可见荀子论礼乐,都是贯通于天地万物和人心,尽人伦,守礼制,通天地,是由人道至天道的极致表现。

夫乐者、乐也,人情之所必不免也。故人不能无乐,乐则必发于声音,形于动静;而人之道,声音动静,性术之变尽是矣。故人不能不乐,乐则不能无形,形而不为道,则不能无乱。先王恶其乱也,故制《雅》《颂》之声以道之,使其声足以乐而不流,使其文足以辨而不諰,使其曲直、繁省、廉肉、节奏,足以感动人之善心,使夫邪污之气无由得接焉。是先王立乐之方也,而墨子非之奈何!

音乐,就是快乐,所以是人的情感一定不能避免的。人不能没有快乐,快乐就一定会发出成为声音,表现成为动静动作。而做人之道,就在于声音、动静、性情、技艺的变化,都尽在音乐之中。所以人不能没有音乐,音乐不能没有表现。如果音乐表现出来的不是做人之道,国家就不能没有混乱。先圣王厌恶混乱,所以制订《雅》、《颂》的音乐来引导人,令这些乐声有足够的快乐而不放纵,先圣王又令乐曲的文词足够能让人辨别是非,而不会害怕恐惧,又令乐曲的抑扬顿挫、繁复简单、清脆圆润、节拍缓急,足以感动人的善心,又令邪恶污秽的习气无法接触。这是先圣王建立音乐的方向。但墨子却要反对音乐,又能怎样呢?

详细翻译

故乐在宗庙之中,君臣上下同听之,则莫不和敬;闺门之内,父子兄弟同听之,则莫不和亲;乡里族长之中,长少同听之,则莫不和顺。故乐者,审一以定和者也,比物以饰节者也,合奏以成文者也;足以率一道,足以治万变。是先王立乐之术也,而墨子非之奈何!

音乐在宗庙之中时,君臣上下一同听音乐,就没有不和谐恭敬的;家门之内,父子兄弟一同听音乐,就没有不和睦亲近的;乡里宗族之中,年长年少的人一同听音乐,就没有不和乐顺畅的。音乐,是审定一个主音,就可以决定其他和音,并列乐器而可以整理节奏,多种乐器合奏而可以成为文制。所以音乐足以率领统一的道,足以处理各种变化。这是先圣王建立音乐的方法,但墨子却要反对音乐,又能怎样呢?

详细翻译

夫声乐之入人也深,其化人也速,故先王谨为之文。乐中平则民和而不流,乐肃庄则民齐而不乱。民和齐则兵劲城固,敌国不敢婴也。如是,则百姓莫不安其处,乐其乡,以至足其上矣。然后名声于是白,光辉于是大,四海之民莫不愿得以为师,是王者之始也。乐姚冶以险,则民流僈鄙贱矣;流僈则乱,鄙贱则争;乱争则兵弱城犯,敌国危之如是,则百姓不安其处,不乐其乡,不足其上矣。故礼乐废而邪音起者,危削侮辱之本也。故先王贵礼乐而贱邪音。其在序官也,曰:“修宪命,审诗商,禁淫声,以时顺修,使夷俗邪音不敢乱雅,太师之事也。

音乐渗入人心很深,感化人也很快速,所以先圣王谨慎地为音乐做文饰。音乐中和平顺,人民就和睦而不放纵。音乐严肃庄重,人民就整齐而不混乱。人民和睦整齐,军队就强劲,城池就巩固,敌国就不敢触犯它了。这样,百姓就不会不安于居住的地方,而乐于在故乡,以及满足在上位的人。然后国家的名声就会光明,光辉就会大,四海的人民,没有不愿意以这个国家作为老师的。这就是成为王者的开始。音乐如果美丽妖媚而险恶,人民就放纵怠惰粗俗卑下。放纵怠惰就会有祸乱,粗俗卑下就会有争夺。有祸乱争夺,国家就会军队疲弱,城池被侵犯,敌国会伤害它。这样,百姓就不会安于居住的地方,不会乐于在故乡,不会满足上位的人。所以礼乐废除了,邪恶音乐兴起,就是国家被伤害削弱侮辱的根本。所以先圣王尊崇礼乐而轻视邪恶的音乐。先圣王序列官员,说:“整治法令,推究诗歌,禁止邪恶音乐,根据时势整理,令傲慢无礼粗鄙不正当的音乐,不敢扰乱正当的音乐,这是太师的工作。”

详细翻译

君子以钟鼓道志,以琴瑟乐心;动以干戚,饰以羽旄,从以磬管。故其清明象天,其广大象地,其俯仰周旋有似于四时。故乐行而志清,礼修而行成,耳目聪明,血气和平,移风易俗,天下皆宁,美善相乐。故曰:乐者、乐也。君子乐得其道,小人乐得其欲;以道制欲,则乐而不乱;以欲忘道,则惑而不乐。故乐者,所以道乐也,金石丝竹,所以道德也;乐行而民乡方矣。故乐也者,治人之盛者也,而墨子非之。

君子用钟鼓来引导人的志向,用琴瑟来悦乐人心;用盾牌斧头来舞动,用羽毛和牦牛尾旗装饰,用磬和箫管声音来跟随。所以君子的音乐,清明好像天,广大好像地,俯仰回旋好像四时变化。所以君子的音乐流行而志向清明,礼仪修养好,人的德行就做到了。君子的音乐令人耳聪目明,性情平和,可以移风易俗,令天下安宁,没有比音乐更好的了。所以说:音乐,就是快乐。君子的音乐在于得到做人之道,小人的音乐在于满足欲望。用君子做人之道制约欲望,就可以得到快乐而不致有祸乱。因为欲望而忘记做人之道,就是受迷惑而不快乐。所以音乐,就是引导人快乐的。金石丝竹乐器,就是引导人有德行的。君子的音乐流行,人民就向着正确方向了。所以,音乐是治理的重要资源,但墨子却要反对音乐。

详细翻译

且乐也者,和之不可变者也;礼也者,理之不可易者也。乐合同,礼别异,礼乐之统,管乎人心矣。穷本极变,乐之情也;著诚去伪,礼之经也。墨子非之,几遇刑也。明王已没,莫之正也。愚者学之,危其身也。君子明乐,乃其德也。乱世恶善,不此听也。於乎哀哉!不得成也。弟子勉学,无所营也。

况且音乐,有不可变的和谐;而礼制,有不可改的条理。音乐是要融合成为相同的,礼制是要分别出不同的。礼乐的纲要,都由人心管理。穷究本源,究极变化,这是音乐的感情可以做到的;彰显真诚,去除虚伪,是礼制的常道可以做到的。墨子却反对音乐,几乎要用刑罚对待。英明的圣王已死了,没有人来纠正。愚昧的人学习音乐,会危害自身,君子显明音乐的作用,是君子的德行。乱世中,厌恶善良德行,就是因为不听这些正面的主张。真是悲哀!竟然不可以成就音乐!学生要勉力学习,不受迷惑。

详细翻译

声乐之象:鼓大丽,钟统实,磬廉制,竽笙箫和,筦籥发猛,埙篪翁博,瑟易良,琴妇好,歌清尽,舞意天道兼。鼓其乐之君邪。故鼓似天,钟似地,磬似水,竽笙箫和,筦籥似星辰日月,鼗、柷、拊、鞷、椌、楬似万物。曷以知舞之意?曰:目不自见,耳不自闻也,然而治俯仰、诎信、进退、迟速,莫不廉制,尽筋骨之力,以要钟鼓俯会之节,而靡有悖逆者,众积意谆谆乎!

音乐的形象是这样的:鼓的声音大而华美,钟的声音中空而充实,磬的声音正直而有法度,竽、笙、箫、和、筦、籥的声音生起勇猛,埙、篪的声音如云气涌起的广大,瑟的声音平和善良,琴的声音温柔婉美,歌唱的声音高洁完备,舞蹈的意象兼容了天道的内容。鼓,是乐器的君主。所以鼓似天,钟似地,磬似水,竽、笙、箫、和、筦、籥似星辰日月,鼗、柷、拊、鞷、椌、楬似万物。怎样知道舞蹈的意象?答:眼睛看不见自己,耳朵听不到自己的声音,但处理俯下仰起,屈曲伸直,前进后退,迟缓快速,无不正直而有法度,尽身体筋骨的力量,符合钟鼓,迁就节奏,而没有违反,众多舞蹈的人集中精神谨慎忠诚地跳舞。

详细翻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