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忠之顺,权险之平,祸乱之从声,三者非明主莫之能知也。争然后善,戾然后功,生死无私,致忠而公,夫是之谓通忠之顺,信陵君似之矣。夺然后义,杀然后仁,上下易位然后贞,功参天地,泽被生民,夫是之谓权险之平,汤武是也。过而通情,和而无经,不恤是非,不论曲宜,偷合苟容,迷乱狂生,夫是之谓祸乱之从声,飞廉恶来是也。传曰:“斩而齐,枉而顺,不同而一。”诗曰:“受小球大球,为下国缀旒。”此之谓也。

【原文】
 
通忠之顺,权①险之平,祸乱之从声,三者非明主莫之能知也。争然后善,戾然后功,生死无私,致忠而公,夫是之谓通忠之顺,信陵君似之矣。夺然后义,杀然后仁,上下易位然后贞,功参天地,泽被生民,夫是之谓权险之平,汤武是也。过而通情,和而无经②,不恤是非,不论曲宜,偷合苟容,迷乱狂生,夫是之谓祸乱之从声,飞廉③恶来④是也。传曰:“斩而齐,枉而顺,不同而一。”诗曰:“受小球大球⑤,为下国缀旒⑥。”此之谓也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权:权衡,权变,变通。
 
② 经:不变的常道。
 
③ 飞廉:纣王宠臣。
 
④ 恶来:飞廉之子,善谗。
 
⑤ 球:通“捄”,法度。
 
⑥ 缀旒:装饰的旗。
 
【翻译】
 
臣子有全心贯彻忠诚的顺从,有权衡危险的平安,有造成祸乱的附和声,这三者不是英明君主是不能知道的。诤谏然后才有善政,违背然后才能立功,宁死而无私,做到忠诚而公正,这就叫作全心贯彻忠诚的顺从,信陵君似这类臣子。夺取然后才是正义,杀掉然后才是仁德,上位和下位的人变换地位然后才是忠贞。功绩与天地并列,恩泽覆盖人民,这就叫作权衡危险的平安,商汤、周武王就是。君主有过失而同情他,附和君主而没有跟从不变的常道,不理会对错、不理会曲直,苟且迎合君主、迷惑昏乱的狂生,这就叫作造成祸乱的附和声,飞廉、恶来就是。古书说:“所以斩之,取其齐也;所以枉曲之,取其顺也;所以不同,取其一也。”《诗经》说:“接受小法度和大法度,为其他国家树立旗帜。”就是这个意思。
 
【解读】
 
荀子认为臣子有时要夺然后义,杀然后仁,上下易位然后贞,好像汤武的革命,因为桀纣不是圣贤君主。因此,要跟从常道,才知道真正对错,不论君臣,最终标准都是这个道,而不是纯粹对君主的忠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