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壹天下建国家之权称,上功用,大俭约,而僈差等,曾不足以容辨异,县君臣;然而其持之有故,其言之成理,足以欺惑愚众:是墨翟、宋钘也。

【原文】
 
不知壹天下建国家之权称①,上功用,大俭约,而僈②差等,曾③不足以容辨异,县君臣;然而其持之有故,其言之成理,足以欺惑愚众:是墨翟④、宋钘⑤也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权称:权衡。
 
② 僈:轻视。
 
③ 曾:乃,竟然。
 
④ 墨翟:墨家的创始人,主张节用、节葬、兼相爱、交相利。
 
⑤ 宋钘(xínɡ):战国时宋国人,主张禁攻。
 
【翻译】
 
不知道统一天下,建立国家的权衡法度,崇尚功利实用,重视节俭简约,而轻视差别等级,竟至于不能容许人有分别和不同,不容许君臣有上下悬殊的分别。但他们所持的见解有理由,他们的言论合理,足以欺骗迷惑愚昧群众。他们就是墨翟、宋钘。
 
【解读】
 
墨子重视公正无私,问题也是只知道公而不知道私,要实行是很困难的,因为无私的心和天下人心是相反的,天下人也做不到无私。宋钘则是重视公而不忘私,同时重视别人和我的生活需求,较墨子好一些。墨子、宋钘崇尚公义平等的说法,也是持之有故,言之成理的,但在建立国家制度方面就有所不足。追求公义平等是一个理想,但只有这个理想并不足够。荀子的理想世界是多元的人文世界的开展,这就不只是空想的平等世界所能包括的。近代不是曾流行一种极平等财富分配的理想世界主张吗?但正因为这个平等理想世界中,没有多元的人文文化内容,结果实践出来就成为一个极不平等的现实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