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说之难,以至高遇至卑,以至治接至乱。未可直至也,远举则病缪,近世则病佣。善者于是间也,亦必远举而不缪,近世而不佣,与时迁徙,与世偃仰,缓急嬴绌,府然若渠匽栝之于己也。曲得所谓焉,然而不折伤。

【原文】
 
凡说之难,以至高遇至卑,以至治接至乱。未可直至也,远举则病缪①,近世则病佣。善者于是间也,亦必远举而不缪,近世而不佣,与时迁徙,与世偃仰,缓急嬴②绌,府然若渠匽栝之于己也③。曲得所谓焉,然而不折伤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缪:通“谬”。
 
② 嬴:通“赢”,盈余。
 
③ 府:通“俯”。匽:通“堰”,坝。
 
【翻译】
 
凡是想说服别人,遇到的困难是,抱有最高理想而遇到最卑下的人,抱有治世理想而遇到最混乱的君主。总是不可以直接说服成功的,举出久远的圣人,就会有谬误的毛病,说近世的就会变得庸俗。善于说服人的人在这时,一定要举出久远的圣人而没有谬误,说近世而不会变得庸俗,与时势一起变化,和世人一起俯仰,可以慢,可以快,可以多,可以少,自己可以俯下好像渠坝阻挡流水,好像矫正竹木的括矫正别人。婉曲说出所想说的,而又不会挫伤别人。
 
【解读】
 
荀子说,君子想把他的道,在世间实践。但最高的理想,遇到最混乱的君主,实在有很巨大的差距,不能互相接通。所以说久远的圣人时,不能令世人以为是谬误,说近世的讨论,又不可以陷于庸俗。要随时势而说,不可以执着认为一定如此。所以荀子不是固守旧礼规条的顽固分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