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君子之度己则以绳,接人则用抴。度己以绳,故足以为天下法则矣;接人用抴,故能宽容,因众以成天下之大事矣。故君子贤而能容罢,知而能容愚,博而能容浅,粹而能容杂,夫是之谓兼术。《诗》曰:“徐方既同,天子之功。”此之谓也。

【原文】
 
故君子之度己则以绳,接人则用抴①。度己以绳,故足以为天下法则矣;接人用抴,故能宽容,因众以成天下之大事矣。故君子贤而能容罢②,知而能容愚,博而能容浅,粹而能容杂,夫是之谓兼术。《诗》曰:“徐方③既同,天子之功。”此之谓也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抴(yì):通“枻”,短桨,指船。
 
② 罢:通“疲”。
 
③ 徐方:徐国。
 
【翻译】
 
所以君子好像用画直线的线墨判断自己,用船来接载别人。君子用绳墨判断自己,所以足以成为天下人效法的准则。用船接载别人,所以能够宽容,能够由众人而成就天下的大事。所以君子是贤良而能够容纳疲弱无能的人,有智慧而能够容纳愚昧的人,知识广博而能够容纳浅陋无闻的人,德性纯粹而能够容纳混杂的人,这就叫作兼容的方法。《诗经》说:徐国既然已经顺从了,这就是天子的功劳。就是这个意思。
 
【解读】
 
君子的目标是要接载人,令人接上圣王之道。可见荀子也有随时变化,不主张执着固有方式,宽容待人的意思。但荀子的目标,不只是要包容人,更是要接载人,令人由卑下而升高,提升人的精神,令人可以一起实践理想的圣王之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