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乱君,无乱国;有治人,无治法,羿之法非亡也,而羿不世中;禹之法犹存,而夏不世王。故法不能独立,类不能自行;得其人则存,失其人则亡。法者、治之端也;君子者、法之原也。故有君子,则法虽省,足以遍矣;无君子,则法虽具,失先后之施,不能应事之变,足以乱矣。不知法之义,而正法之数者,虽博,临事必乱。故明主急得其人,而暗主急得其势。急得其人,则身佚而国治,功大而名美,上可以王,下可以霸;不急得其人,而急得其势,身劳而国乱,功废而名辱,社稷必危。故君人者,劳于索之,而休于使之。《书》曰:“惟文王敬忌,一人以择。”此之谓也。

【原文】
 
有乱君,无乱国;有治人,无治法,羿①之法非亡也,而羿不世中;禹之法犹存,而夏不世王。故法不能独立,类②不能自行;得其人则存,失其人则亡。法者、治之端也;君子者、法之原也。故有君子,则法虽省,足以遍矣;无君子,则法虽具,失先后之施,不能应事之变,足以乱矣。不知法之义,而正法之数者,虽博,临事必乱。故明主急得其人,而暗主急得其势。急得其人,则身佚而国治,功大而名美,上可以王,下可以霸;不急得其人,而急得其势,身劳而国乱,功废而名辱,社稷必危。故君人者,劳于索之,而休于使之。《书》曰:“惟文王敬忌,一人以择。”此之谓也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羿:即后羿,夏朝善于射箭的人。
 
② 类:法制的类属,泛指法则。
 
【翻译】
 
有令国家混乱的君主,没有自然混乱的国家。有令国家治理的人,没有自然治理的法制。后羿的射箭方法没有消失,但后羿不能令后世的人都射中。大禹的法制仍然存在,但夏朝不能在后世称王天下。所以单单法制不能独立治国,法则不能自然执行。得到治国人才,国家才存在,没有治国人才,国家就会灭亡。法制,是治理国家的开端,君子,是法制的本源。所以只要有君子,法制即使省略一些,也足以普遍地使用。没有君子,法制即使俱全,实施时也会失去先后次序,不能够应付事情变化,足以造成混乱。不知道法制的意义,只知做修正法制条文的人,虽然知道得多,遇到事情一定会混乱。所以英明君主会急于得到君子,而昏昧的君主就会急于得到权势。急于得到君子的,自己就会安逸而国家得到治理,功绩大而声名美好,做得好可以成为王者,差一些也可以成为霸者。不急于得到君子而急于得到权势的,自己就会劳累而国家混乱,功绩偏废而名声受辱,社稷一定危险。所以君主应尽力寻找君子,而使用君子时自己就可以休息。《尚书》说:“因为周文王恭敬戒惧,自己小心选择。”就是这个意思。
 
【解读】
 
现代人崇尚法制,荀子则重视人才。荀子说得清楚,法制只是开端,最后也要由人执行。所以说君子才是本源。社会上没有君子,只有小人,再怎么良好的法制也是枉然。荀子重视培养人成为君子,是培养人才,认为这才是治国的根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