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问为人君?曰:以礼分施,均遍而不偏。请问为人臣?曰:以礼侍君,忠顺而不懈。请问为人父?曰:宽惠而有礼。请问为人子?曰:敬爱致文。请问为人兄?曰:慈爱而见友。请问为人弟?曰:敬诎而不苟。请问为人夫?曰:致功而不流,致临而有辨。请问为人妻?曰:夫有礼则柔从听侍,无礼则恐惧而自竦也。此道也,偏立而乱,俱立而治,其足以稽矣。请问兼能之奈何?曰:审之礼也。古者先王审礼以方皇周浃于天下,动无不当也。故君子恭而不难,敬而不恐,贫穷而不约,富贵而不骄,并遇变态而不穷,审之礼也。故君子之于礼,敬而安之;其于事也,径而不失;其于人也,寡怨宽裕而无阿;为身也,谨修饰而不危;其应变故也,齐给便捷而不惑;其于天地万物也,不务说其所以然,而致善用其材;其于百官之事技艺之人也,不与之争能,而致善用其功;其待上也,忠顺而不懈;其使下也,均遍而不偏;其交游也,缘义而有类;其居乡里也,容而不乱。是故穷则必有名,达则必有功,仁厚兼覆天下而不闵,明达用天地理万变而不疑,血气和平,志意广大,行义塞于天地之间,仁智之极也。夫是之谓圣人;审之礼也。

【原文】
 
请问为人君?曰:以礼分施,均遍而不偏。请问为人臣?曰:以礼侍君,忠顺而不懈。请问为人父?曰:宽惠而有礼。请问为人子?曰:敬爱致文。请问为人兄?曰:慈爱而见友。请问为人弟?曰:敬诎而不苟。请问为人夫?曰:致功而不流,致临而有辨。请问为人妻?曰:夫有礼则柔从听侍,无礼则恐惧而自竦①也。此道也,偏立而乱,俱立而治,其足以稽②矣。请问兼能之奈何?曰:审之礼也。古者先王审礼以方皇③周浃④于天下,动无不当也。故君子恭而不难⑤,敬而不恐,贫穷而不约,富贵而不骄,并遇变态而不穷,审之礼也。故君子之于礼,敬而安之;其于事也,径而不失;其于人也,寡怨宽裕而无阿;为身也,谨修饰而不危⑥;其应变故也,齐给⑦便捷而不惑;其于天地万物也,不务说其所以然,而致善用其材;其于百官之事技艺之人也,不与之争能,而致善用其功;其待上也,忠顺而不懈;其使下也,均遍而不偏;其交游也,缘义而有类;其居乡里也,容而不乱。是故穷则必有名,达则必有功,仁厚兼覆天下而不闵⑧,明达用⑨天地理万变而不疑,血气和平,志意广大,行义塞于天地之间,仁智之极也。夫是之谓圣人;审之礼也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竦:肃敬。
 
② 稽:通“楷”,楷模。
 
③ 方皇:广大。
 
④ 周浃:周遍。
 
⑤ 难:通“”,畏惧。
 
⑥ 危:凶险,险诈。
 
⑦ 齐给:敏捷快速。
 
⑧ 闵:通“昧”。
 
⑨ 用:治。
 
【翻译】
 
请问怎样做君主?答:用礼义来施行,平均普遍而不偏私。请问怎样做臣子?答:用礼义来对待君主,忠诚顺从而不懈怠。请问怎样做父亲?答:宽厚仁惠而有礼义。请问怎样做子女?答:敬爱父母而致力礼仪。请问怎样做兄长?答:慈爱弟弟而表现亲爱。请问怎样做弟弟?答:尊敬顺从而不随便。请问怎样做丈夫?答:致力功业而不流于淫乱,致力亲近妻子而保持适当界限。请问怎样做妻子?答:丈夫有礼义就柔顺听从,丈夫没有礼义就谨慎小心而独自保持肃敬。这个道,偏于一面地实行就会混乱,全部实行就能治理,足以作为楷模了。请问怎样才能够同时做到?答:要审察礼义。古代先圣王审察礼义,广大周遍实行于天下,行动没有不当的。所以君子恭敬而不畏惧,尊敬而不恐惧,贫穷而不卑屈,富贵而不骄傲,同时遇到变化,能应付而不会穷尽,就是审察礼义的缘故。所以君子对于礼义,尊敬而安守礼义。对于事务,直接处理而不失误。对于人,少怨恨、宽大而不阿谀。对于自己,谨慎修饰而不险诈。应变事故,迅速快捷而不疑惑。对于天地万物,不会说明万物的所以然,但能善于使用万物为材料。对于百官的事务和有技艺的人才,不会与他们竞争技能,而能善于使用而成就功绩。对待上位的人,忠诚顺从而不懈怠。使用下属,平均周遍而不偏私。和朋友结交,缘于礼义而有法度。和乡人邻居相处,待人宽容而不乱法度。所以君子如果穷困,也一定会有名声。显达,就一定有功绩。仁厚能够同时覆盖天下而不会昏昧,明达治理天地,处理万物变化,心情平和,志向意念广大,实行礼义充塞于天地之间,这就是仁德智慧的极致了。这就叫作圣人,因为他能够审察礼义。
 
【解读】
 
荀子重视君主的德行,有德行是会合符礼义的。政治事务变化万千,从政者如何能应付这千变万化的政治风云?荀子认为有德行的君子,会跟从礼义之道而应对,这就自然能够适当地处理,可以应付无穷。现实中的从政者,多数人不懂应变,错误频出,相信和个人德行也有关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