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者,何也?曰:君之所道也。君者,何也?曰:能群也。能群也者,何也?曰:善生养人者也,善班治人者也,善显设人者也,善藩饰人者也。善生养人者人亲之,善班治人者人安之,善显设人者人乐之,善藩饰人者人荣之。四统者俱,而天下归之,夫是之谓能群。不能生养人者,人不亲也;不能班治人者,人不安也;不能显设人者,人不乐也;不能藩饰人者,人不荣也。四统者亡,而天下去之,夫是之谓匹夫。故曰:道存则国存,道亡则国亡。省工贾,众农夫,禁盗贼,除奸邪:是所以生养之也。天子三公,诸侯一相,大夫擅官,士保职,莫不法度而公:是所以班治之也。论德而定次,量能而授官,皆使其人载其事,而各得其所宜,上贤使之为三公,次贤使之为诸侯,下贤使之为士大夫:是所以显设之也。修冠弁衣裳,黼黻文章,琱琢刻镂,皆有等差:是所以藩饰也。

【原文】
 
道者,何也?曰:君之所道也。君者,何也?曰:能群也。能群也者,何也?曰:善生养人者也,善班①治人者也,善显②设人者也,善藩饰人者也。善生养人者人亲之,善班治人者人安之,善显设人者人乐之,善藩饰人者人荣之。四统者俱,而天下归之,夫是之谓能群。不能生养人者,人不亲也;不能班治人者,人不安也;不能显设人者,人不乐也;不能藩饰人者,人不荣也。四统者亡,而天下去之,夫是之谓匹夫。故曰:道存则国存,道亡则国亡。省工贾,众农夫,禁盗贼,除奸邪:是所以生养之也。天子三公,诸侯一相,大夫擅官,士保职,莫不法度而公:是所以班治之也。论③德而定次,量能而授官,皆使其人载其事,而各得其所宜,上贤使之为三公,次贤使之为诸侯,下贤使之为士大夫:是所以显设之也。修冠弁④衣裳,黼黻文章,琱琢刻镂,皆有等差:是所以藩饰也。 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班:通“办”,治理。
 
② 显:提拔任用。
 
③ 论:审察。
 
④ 弁:帽。
 
【翻译】
 
道是什么?答:君子所实践的就是道。君主是什么?答:能领导群众。能领导群众是什么意思?答:善于养活人民,善于治理人民,善于任用安排人民,善于制作不同文饰给人民。善于养活人民的人,人民会亲近他;善于治理人民的人,人民会对他安心;善于任用安排人民的人,人民会乐于看见他;善于制作不同文饰给人民的人,人民会以他为荣。这四个统要都具备了,天下人都会归顺他。这就叫作能领导群众。不能够养活人民的人,人民不会亲近;不善于治理人民的人,人民不会对他安心;不善于任用安排人民的人,人民不会乐于看见他;不善于制作不同文饰给人民的人,人民不会以他为荣。这四个统要都失去了,天下人都会离开他。这就叫作匹夫。所以说:道存在,国家就存在,道灭亡,国家就灭亡。减省工人商人,增加农夫,禁止盗贼,除去奸邪的人,就能够养活人民。天子有三公辅助,诸侯有宰相辅助,大夫擅长自己的官职,士保持自己的职责,没有不按法度而公正处理,这就能够治理人民。审察德行而决定职位高低次序,量度能力而授予官职,令人人都能承载他的事务而各自得到适宜的职位。上等贤人给他做三公,次等贤人给他做诸侯,下等贤人给他做士大夫,这就是能够任用安排。修饰帽子衣裳,绘上花纹,雕琢刻镂都表示有等级差别,这就是能够制作不同文饰。
 
【解读】
 
君主所做的完全是为了人民。所谓统,就是审明职分,排列事业、才能,统领各类人才,令人人能亲近、安乐,以君主为荣。君子是能由仁德智慧令人人都能够生活,各得其位,表现能力的。可见君主应跟从的这个道,是一个德性之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