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乐在宗庙之中,君臣上下同听之,则莫不和敬;闺门之内,父子兄弟同听之,则莫不和亲;乡里族长之中,长少同听之,则莫不和顺。故乐者,审一以定和者也,比物以饰节者也,合奏以成文者也;足以率一道,足以治万变。是先王立乐之术也,而墨子非之奈何!

【原文】
 
故乐在宗庙之中,君臣上下同听之,则莫不和敬;闺门之内,父子兄弟同听之,则莫不和亲;乡里族长之中,长少同听之,则莫不和顺。故乐者,审一以定和①者也,比物②以饰节者也,合奏以成文者也;足以率一道,足以治万变。是先王立乐之术也,而墨子非之奈何!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审一以定和:古代音乐有五音,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。五音中,其中一个是主音,主音的音高如果决定了,其他应和的四音音高也就决定了。
 
② 比物:比,并列。物,指乐器。
 
【翻译】
 
音乐在宗庙之中时,君臣上下一同听音乐,就没有不和谐恭敬的;家门之内,父子兄弟一同听音乐,就没有不和睦亲近的;乡里宗族之中,年长年少的人一同听音乐,就没有不和乐顺畅的。音乐,是审定一个主音,就可以决定其他和音,并列乐器而可以整理节奏,多种乐器合奏而可以成为文制。所以音乐足以率领统一的道,足以处理各种变化。这是先圣王建立音乐的方法,但墨子却要反对音乐,又能怎样呢?
 
【解读】
 
这是说人共同听音乐,可以令人与人相处和谐,而音乐的形式是审定一个主音来确定其他和音,配合各种乐器来调整节奏,也是依照和谐的原理而形成的。所以说音乐有和谐统一的作用。这是音乐的积极作用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