夫声乐之入人也深,其化人也速,故先王谨为之文。乐中平则民和而不流,乐肃庄则民齐而不乱。民和齐则兵劲城固,敌国不敢婴也。如是,则百姓莫不安其处,乐其乡,以至足其上矣。然后名声于是白,光辉于是大,四海之民莫不愿得以为师,是王者之始也。乐姚冶以险,则民流僈鄙贱矣;流僈则乱,鄙贱则争;乱争则兵弱城犯,敌国危之如是,则百姓不安其处,不乐其乡,不足其上矣。故礼乐废而邪音起者,危削侮辱之本也。故先王贵礼乐而贱邪音。其在序官也,曰:“修宪命,审诗商,禁淫声,以时顺修,使夷俗邪音不敢乱雅,太师之事也。

【原文】
 
夫声乐之入人也深,其化人也速,故先王谨为之文。乐中平则民和而不流,乐肃庄则民齐而不乱。民和齐则兵劲城固,敌国不敢婴①也。如是,则百姓莫不安其处,乐其乡,以至足其上矣。然后名声于是白,光辉于是大,四海之民莫不愿得以为师,是王者之始也。乐姚冶②以险,则民流僈鄙贱③矣;流僈则乱,鄙贱则争;乱争则兵弱城犯,敌国危④之如是,则百姓不安其处,不乐其乡,不足其上矣。故礼乐废而邪音起者,危削侮辱之本也。故先王贵礼乐而贱邪音。其在序官也,曰:“修宪命⑤,审诗商⑥,禁淫声,以时顺修,使夷俗⑦邪音不敢乱雅,太师⑧之事也。”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婴:触犯。
 
② 姚冶:姚,通“窕”,美好。冶,美丽妖媚。
 
③ 流僈鄙贱:流,放纵。僈,怠惰。鄙,粗俗。贱,卑下。
 
④ 危:危害,伤害。
 
⑤ 修宪命:修,整治。宪,法令。命,指示。
 
⑥ 商:通“章”。
 
⑦ 夷俗:夷,傲慢无礼。俗,粗鄙。
 
⑧ 太师:乐官之长。
 
【翻译】
 
音乐渗入人心很深,感化人也很快速,所以先圣王谨慎地为音乐做文饰。音乐中和平顺,人民就和睦而不放纵。音乐严肃庄重,人民就整齐而不混乱。人民和睦整齐,军队就强劲,城池就巩固,敌国就不敢触犯它了。这样,百姓就不会不安于居住的地方,而乐于在故乡,以及满足在上位的人。然后国家的名声就会光明,光辉就会大,四海的人民,没有不愿意以这个国家作为老师的。这就是成为王者的开始。音乐如果美丽妖媚而险恶,人民就放纵怠惰粗俗卑下。放纵怠惰就会有祸乱,粗俗卑下就会有争夺。有祸乱争夺,国家就会军队疲弱,城池被侵犯,敌国会伤害它。这样,百姓就不会安于居住的地方,不会乐于在故乡,不会满足上位的人。所以礼乐废除了,邪恶音乐兴起,就是国家被伤害削弱侮辱的根本。所以先圣王尊崇礼乐而轻视邪恶的音乐。先圣王序列官员,说:“整治法令,推究诗歌,禁止邪恶音乐,根据时势整理,令傲慢无礼粗鄙不正当的音乐,不敢扰乱正当的音乐,这是太师的工作。”
 
【解读】
 
这是说音乐可以间接培养人民的德性,令国家巩固,人民安乐;而礼乐废弃邪音兴起,就会令国家危险,所以君子应该建立礼乐而令天下平安。荀子明白音乐影响人心,所以要禁止邪恶的音乐。荀子的目的其实是推崇好的音乐,建立人民的德性,所以才反对墨子的非乐。荀子是看到音乐的正面意义,希望加强;而墨子只看到反面意义,希望取消。所以荀子其实是音乐推崇者。但今天看来,荀子这主张是上位者的音乐审查,极不自由,反而会令人民离开。这是荀子未意识到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