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王后车千乘,非知也;君子啜菽饮水,非愚也;是节然也。若夫志意修,德行厚,知虑明,生于今而志乎古,则是其在我者也。故君子敬其在己者,而不慕其在天者;小人错其在己者,而慕其在天者。君子敬其在己者,而不慕其在天者,是以日进也;小人错其在己者,而慕其在天者,是以日退也。故君子之所以日进,与小人之所以日退,一也。君子小人之所以相县者,在此耳。

【原文】
 
楚王后车千乘①,非知②也;君子啜③菽④饮水,非愚也;是节然也。若夫志意修,德行厚,知虑明,生于今而志乎古,则是其在我者也。故君子敬⑤其在己者,而不慕⑥其在天者;小人错⑦其在己者,而慕其在天者。君子敬其在己者,而不慕其在天者,是以日进也;小人错其在己者,而慕其在天者,是以日退也。故君子之所以日进,与小人之所以日退,一也。君子小人之所以相县者,在此耳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乘:古代一车四马为一乘。
 
② 知:同“智”。
 
③ 啜:吃。
 
④ 菽:豆,泛指粗粮。
 
⑤ 敬:尊重。
 
⑥ 慕:指望,希望。
 
⑦ 错:同“措”,舍弃。
 
【翻译】
 
楚王后面随从的车辆有一千乘,不是有智慧。君子吃粗粮,饮水,不是愚笨,而是因为适应时节而然。人的志向意念有修正,德行坚厚,理智思虑清明,在当代生活而以古人为志向,这就在乎我的努力了。所以君子尊重自己的努力,而不希望由天决定。小人舍弃自己的努力,而希望天决定。君子尊重自己的努力,而不希望由天决定,所以君子每日进步。小人放弃自己努力,希望由天决定,所以小人每日退步。所以,君子之所以每日进步,和小人之所以每日退步,是同一个道理。君子和小人之所以相差那么远,就是这个原因。
 
【解读】
 
荀子说“天有常行”已经有人对天不应只有祈求、希慕的意思。所以荀子说君子应该“敬其在己”,而不是“慕其在天”,这是君子所以进步、小人所以退步的原因。这个进步、退步,是指德性上的进退。孔子说“君子求诸己,小人求诸人”,就有尽其在己的意思。君子是要自己努力的。荀子把孔子的意思再推开一步,不只对人而说,还对天而说。君子应该自己努力而不是求人,不只这样,君子更加应该注重自己的努力而不是希慕天、盼望天。荀子说人不应希慕天,固然因为天常行的规律,不是人希慕就能改变。除此以外,荀子其实是根据孔子求诸自己,尽自己能力的教训。
 
现代有人以为天决定一切,这是命运,人要顺命,不必勉强努力。有人以为天就是上帝,盼望上帝赐力量给人解决困难,祈求就可以了。但由上文可见,荀子虽然说天,但他更注重的是人自己的努力。天的流行是天的职分,人在个人志向意念、德行、理智思虑方面,是人的职分,人应尽自己努力做好。人不应靠天,也不应和天争功,要尽其在己。这种重视人文世界努力的看法,和有些人重视命运和神力的看法就很不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