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主之害,不在乎不言用贤,而在乎不诚必用贤。夫言用贤者,口也;却贤者,行也,口行相反,而欲贤者之至,不肖者之退也,不亦难乎!夫耀蝉者,务在明其火,振其树而已;火不明,虽振其树,无益也。今人主有能明其德者,则天下归之,若蝉之归明火也。

【原文】
 
人主之害,不在乎不言用贤,而在乎不诚必用贤。夫言用贤者,口也;却贤者,行也,口行相反,而欲贤者之至,不肖者之退也,不亦难乎!夫耀蝉①者,务在明其火,振②其树而已;火不明,虽振其树,无益也。今人主有能明其德者,则天下归之,若蝉之归明火也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耀蝉:晚上用灯火照蝉,蝉会扑向光,是一种捕蝉方法。
 
② 振:摇动。
 
【翻译】
 
君主的毛病,不在于不会说怎样用贤能的人,而在于不确实地一定要用贤能的人。会说怎样用贤能的人,是用口。退却贤能的人,是用行为。口说的和行为相反,但又想贤能的人来到,不贤能的人退却,不是很难吗?用灯火照蝉,灯火要力求光明,这样摇动大树就可以捕蝉了。如果灯火不光明,虽然摇动大树,也没有益处。现在君主如果能够令他的德行光明,天下归顺就会好像蝉归向光明灯火一样。
 
【解读】
 
君主必须能真正任用贤能,贤能之人自然会出来。现代有些选举,有时看见出来竞选的人没有一个是贤能的。这就是因为上位者安排那个所谓选举,并非真正为了选任贤能。那么真正贤能的人又怎会出来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