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情性,綦溪利跂,苟以分异人为高,不足以合大众,明大分,然而其持之有故,其言之成理,足以欺惑愚众:是陈仲、史䲡也。

【原文】
 
忍情性,綦溪利跂①,苟以分异人②为高,不足以合大众,明大分,然而其持之有故,其言之成理,足以欺惑愚众:是陈仲③、史䲡④也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綦溪利跂:綦,只用一条腿走路。溪,通“蹊”,小路。利,通“离”。跂,通“企”,提起脚跟。指和世俗不同而独行。
 
② 分异人:与别人不同。
 
③ 陈仲:即陈仲子,又名田仲,战国时齐国人。他兄长在齐国当官,他认为兄长的俸禄不义,不肯接受,宁愿独居山陵之中,几乎饿死,以高洁著称。
 
④ 史:字子鱼,又叫史鱼。春秋时,卫国大夫,孔子弟子,临死时叫儿子不要入殓,以尸谏卫灵公,孔子称赞他正直:“直哉史鱼”。
 
【翻译】
 
节制自己的性情,好像限制自己只用单脚走小路,离开大路而行,姑且以和别人不同为高人一等,不能符合大众的生活,不能彰显大义,但他们所持的见解有理由,他们的言论合理,足以欺骗迷惑愚昧群众。他们就是陈仲、史䲡 。
 
【解读】
 
这也是因为世界太污浊,要求洁身自爱的一种形态。陈仲、史都只求做一个洁身自爱的当世贤者。他们想到以和世俗人不同为高,就是根据想避世、超越世俗的心情,而有成为一种特殊的思想形态。因为在世俗之中,常常会出现一些没有价值或反价值的情况,令世俗世界变成污浊,人如果感到世俗的污浊性,人直接生出的第一个念头,常常是要求自拔于污浊,保持心灵的高洁、生命的高洁,于是出现各种出世、避世、超世的思想。任何时代,只要人类社会有污浊的地方,就会有这种形态的思想出现。所以这种思想,自然有一种永恒性。现代社会不是常常流行这种出世、离世的思想吗?由此可反映现实的世俗是怎样的情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