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者,形之君也,而神明之主也,出令而无所受令。自禁也,自使也,自夺也,自取也,自行也,自止也。故口可劫而使墨云,形可劫而使诎申,心不可劫而使易意,是之则受,非之则辞。故曰:心容,其择也无禁,必自现,其物也杂博,其情之至也不贰。《诗》云:“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。嗟我怀人,寘彼周行。”顷筐易满也,卷耳易得也,然而不可以贰周行。故曰:心枝则无知,倾则不精,贰则疑惑。以赞稽之,万物可兼知也。身尽其故则美。类不可两也,故知者择一而壹焉。

【原文】
 
心者,形之君也,而神明之主也,出令而无所受令。自禁也,自使也,自夺也,自取也,自行也,自止也。故口可劫①而使墨②云,形可劫而使诎申,心不可劫而使易意,是之则受,非之则辞。故曰:心容③,其择也无禁,必自现④,其物也杂博,其情之至也不贰⑤。《诗》云:“采采卷耳⑥,不盈顷筐⑦。嗟我怀人,寘⑧彼周行⑨。”顷筐易满也,卷耳易得也,然而不可以贰周行。故曰:心枝⑩则无知,倾则不精,贰则疑惑。以赞稽⑪之,万物可兼知也。身尽其故则美。类不可两也,故知者择一而壹焉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劫:强制。
 
② 墨:缄默。
 
③ 容:容纳。
 
④ 现:另作“见”。
 
⑤ 贰:不专一。
 
⑥ 卷耳:一种可食用的植物。
 
⑦ 顷筐:一种容器。
 
⑧ 寘:同“置”。
 
⑨ 周行:大路。
 
⑩ 枝:枝蔓分散。
 
⑪ 赞稽:帮助考察。
 
【翻译】
 
人的心,是形躯的君主,精神的主宰,发出命令而不接受命令。心自己禁止自己,自己驱使自己,自己夺去自己,自己接受自己,自己行动,自己停止。所以可令口强制缄默,令形躯强制屈伸,但不可以强制而令心改变意志,对的就接受,错的就推辞。所以说,心能容纳不同事物,选择是没有禁制的,一定是心自己呈现,心主宰的事物虽很博杂,但心的情是最高主宰,这是不会不专一的。《诗经》说:采摘卷耳,载不满一筐。我很怀念他,把筐放在大路上。一筐是很容易满的,卷耳是很容易得到的,但心不可以不统一于大路上。所以说:心意枝蔓分散了,就不能主宰,等于不能知事物。心倾斜于一特定事物,就不能精深细察,心意分散,就会疑惑。心能统一于道,有助于考察事物,万物是可以同时知道的。人能够尽这个道理,就能完美了。心所选择的事物类别不能是两种,所以知道心的人,应选择一个事物,而统一于道。
 
【解读】
 
虚壹而静的心,更能自作主宰。心因为虚,所以能有收藏,能够不因为这个一而损害那个一,能够统一起两个一,由此而见到心能够自作主宰。所以心能够自禁、自使、自行、自止,即是直接对行为有自觉的选择。而在选择时,心中可以同时有两个或多个事物,所以是博杂的,都可以加以选择,这是心可以容纳选择,而不能禁止的。心如果不能自作主宰,被事物所影响,摇摆不定,枝蔓分散,就不能自知,而成为无知。心不倾向某一事物,而能兼知,并作最终决定,这就是专一不二,没有疑惑。
 
人心能统一兼知万物,又可以选择一而专精于一,即是人心可以不因为这个一而损害那个一。选择一而专精,就是自作主宰,人就可以尽心于某一类事了。这就是荀子肯定人文世界各类事业各有专精的根据。人心原本能够兼知万物、统一万物,然后选择一、精于一。所以人是各有专精,各有所长。各有专精,又可以互相配合,由此而组织成为人文社会。这是荀子书中最重要的一个思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