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精于田,而不可以为田师;贾精于市,而不可以为市师;工精于器,而不可以为器师。有人也,不能此三技,而可使治三官。曰:精于道者也。(非)精于物者也。精于物者以物物,精于道者兼物物。故君子壹于道,而以赞稽物。壹于道则正,以赞稽物则察;以正志行察论,则万物官矣。

【原文】
 
农精于田,而不可以为田师;贾精于市,而不可以为市师;工精于器,而不可以为器师。有人也,不能此三技,而可使治三官。曰:精于道者也。(非)精于物者也。精于物者以物物①,精于道者兼物物。故君子壹于道,而以赞稽物。壹于道则正,以赞稽物则察;以正志行察论,则万物官矣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物物:第一个物是主宰的意思。物物,即主宰事物。
 
【翻译】
 
农人专精于耕田,而不可以做管理田地的官,商人专精于市场买卖,而不可以做管理商人的官,工匠专精于制造器具,而不可以做管理器具的官。有些人,不专精于这三种技能,而可以做治理这三种行业的官,所以说:能够专精于道的,不等于能专精于事物。专精于某事物的,可以主宰某事物,专精于道的,能同时主宰各类事物。所以君子能够统一万物于道,可以帮助考察万物。能够统一于道就能正确对待万物,能帮助考察事物就能明察,用正确的心志,实行明察的道理,万物就可以被治理了。
 
【解读】
 
荀子下面会说人心和道心的分别。人心指专精于一特定事物,而不能贯通到其他事物的心;道心则能够同时知道不同的人所专精的事都有意义和价值,能够同时知道而又要求加以配合贯通。人心、道心的区分最初不是道德意义的区分,而是人文意义的分别。其实荀子所重视的心,是人文统类的心。
 
农人、工人、商人只是专精于事物,而不能做老师,不能做管理者,正是因为他们只有人心,没有道心。有人心,就可以成就专精的事业,所以人心是人不可缺少的。但如果只有人心,就不能做老师,做管理者。做老师,做管理者,要教导治理农人、工人、商人,并处理他们的事务的关系,所以一定要能够同时贯通各人各事物,知道他们的相互关系,然后加以调理。这个调理的心,就是居于人心的上一层次的道心,可令不同事务协调而得到完成。
 
现代中华文化的问题是人心只倾侧于政治和经济的事务,其他人文类别的事务全忽略了。所以中华文化未来的发展,应是重拾道心,不要因为这个一而损害那个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