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者舜之治天下也,不以事诏而万物成。处壹危之,其荣满侧;养壹之微,荣矣而未知。故《道经》曰:“人心之危,道心之微。”危微之几,惟明君子而后能知之。故人心譬如盘水,正错而勿动,则湛浊在下,而清明在上,则足以见须眉而察理矣。微风过之,湛浊动乎下,清明乱于上,则不可以得大形之正也。心亦如是矣。故导之以理,养之以清,物莫之倾,则足以定是非决嫌疑矣。小物引之,则其正外易,其心内倾,则不足以决庶理矣。

【原文】
 
昔者舜之治天下也,不以事诏①而万物成。处壹危②之,其荣满侧;养壹之微,荣矣而未知。故《道经》曰:“人心之危,道心之微。”危微之几,惟明君子而后能知之。故人心譬如盘水,正错③而勿动,则湛浊在下,而清明在上,则足以见须眉而察理矣。微风过之,湛浊动乎下,清明乱于上,则不可以得大形之正也。心亦如是矣。故导之以理,养之以清,物莫之倾,则足以定是非决嫌疑矣。小物引之,则其正外易,其心内倾,则不足以决庶④理矣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诏:告示。
 
② 危:一般引申作戒惧谨慎。唐君毅先生用“高标”的意思解释。“处壹危之”解作:心凸出而凝聚,处于一事物之内,而高标出意义和价值的心。
 
③ 错:措,放置。
 
④ 庶:另作“粗”。
 
【翻译】
 
以前舜帝治理天下,不必事事告示天下,而万物就可成就。如果人心只是处于一个事物之内,而高标出某一个意义和价值,他的荣耀充满于某一偏侧。如果培养专一于道的心,只是隐微的心,有荣耀而不知道。所以《道经》说:“人心会高标出来,道心则是隐微的。”高标或隐微的微小分别,只有光明的君子才能知道。所以人心好像盘中的水,正确放置而不动的话,混浊的水会在下面,清明的水会在上面,足以看到须眉,清楚看到皮肤上的纹理。微风吹过,混浊的水会在下面动,清明的水在上面会混乱,就不可以得到整体的正确形状。心也是这样,所以用道理引导,培养清明,不要倾侧于某事物,心就足以决定对错,解决嫌疑。细小事物牵引人心,只是改正外表容易,但人心内在有所倾斜,就不足以决断平常的事理了。
 
【解读】
 
这段说人心和道心的分别,只有君子能够明察,因为君子不只是专精于一种事务,所以不能不知道人心和道心的不同。君子应该有道心,令心不倾侧,好像盘水,要放置平正,平正就不会偏侧,就会清明。现代人总是想成为专家,而不知道较专家更高要求的,就是做老师和管理者,因为要能够懂得各专家的价值,更加需要君子。所以古人会更加要求知识分子做一个君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