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好书者众矣,而仓颉独传者,壹也;好稼者众矣,而后稷独传者,壹也。好乐者众矣,而夔独传者,壹也;好义者众矣,而舜独传者,壹也。倕作弓,浮游作矢,而羿精于射;奚仲作车,乘杜作乘马,而造父精于御:自古及今,未尝有两而能精者也。曾子曰:“是其庭可以搏鼠,恶能与我歌矣!”

【原文】
 
故好书①者众矣,而仓颉独传者,壹也;好稼者众矣,而后稷独传者,壹也。好乐者众矣,而夔②独传者,壹也;好义者众矣,而舜独传者,壹也。倕③作弓,浮游④作矢,而羿精于射;奚仲⑤作车,乘杜⑥作乘马,而造父⑦精于御:自古及今,未尝有两而能精者也。曾子曰:“是其庭⑧可以搏鼠,恶能与我歌矣!”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书:文字。
 
② 夔:舜的乐官。
 
③ 倕:舜的工匠。
 
④ 浮游:传说创造箭的人。
 
⑤ 奚仲:禹时管理车辆的官。
 
⑥ 乘杜:周朝祖先契的孙。创作四马驾车法的人。
 
⑦ 造父:周穆王时著名的擅长驾车人。
 
⑧ 庭:通“莛”,打节拍的小竹棍。
 
【翻译】
 
所以爱好文字的人很多,而只有仓颉一人传世,因为他能统一于道;爱好庄稼的人很多,而只有后稷一人传世,因为他能统一于道;爱好音乐的人很多,而只有夔传世,因为他能统一于道;爱好正义的人很多,而只有舜一人传世,因为他能统一于道。倕制造弓,浮游制造箭,后羿专精于射术,奚仲管理马车,乘杜创作驾马车的方法,而造父专精于驾马车。由古至今,没有心意摇摆而能专精的。曾子说:“看他用来打节拍的小竹棍,可以用来搏打老鼠,又怎能和我一起唱歌呢?”
 
【解读】
 
做专家也要能统一于道,先做君子,然后做专家,才会是一个有意义的、真正知道自己做什么的专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