且乐也者,和之不可变者也;礼也者,理之不可易者也。乐合同,礼别异,礼乐之统,管乎人心矣。穷本极变,乐之情也;著诚去伪,礼之经也。墨子非之,几遇刑也。明王已没,莫之正也。愚者学之,危其身也。君子明乐,乃其德也。乱世恶善,不此听也。於乎哀哉!不得成也。弟子勉学,无所营也。

【原文】
 
且乐也者,和之不可变者也;礼也者,理之不可易者也。乐合同,礼别异,礼乐之统,管乎人心矣。穷本极变,乐之情也;著诚去伪,礼之经①也。墨子非之,几遇②刑也。明王已没,莫之正也。愚者学之,危其身也。君子明乐,乃其德也。乱世恶善,不此听也。於乎③哀哉!不得成也。弟子勉学,无所营④也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经:常道。
 
② 遇:对待。
 
③ 於乎:同“呜呼”。
 
④ 营:通“荧”,迷惑。
 
【翻译】
 
况且音乐,有不可变的和谐;而礼制,有不可改的条理。音乐是要融合成为相同的,礼制是要分别出不同的。礼乐的纲要,都由人心管理。穷究本源,究极变化,这是音乐的感情可以做到的;彰显真诚,去除虚伪,是礼制的常道可以做到的。墨子却反对音乐,几乎要用刑罚对待。英明的圣王已死了,没有人来纠正。愚昧的人学习音乐,会危害自身,君子显明音乐的作用,是君子的德行。乱世中,厌恶善良德行,就是因为不听这些正面的主张。真是悲哀!竟然不可以成就音乐!学生要勉力学习,不受迷惑。
 
【解读】
 
这是由礼乐分别联系到人心,音乐令人心同心,礼制令人区别出等级差异。而这都是由人心来决定的。墨子不明白而反对,所以荀子要纠正对音乐的看法,更要弟子勉力学习。可见荀子很肯定音乐的正面作用。音乐就是荀子肯定人文文化的范畴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