礼者,以财物为用,以贵贱为文,以多少为异,以隆杀为要。文理繁,情用省,是礼之隆也。文理省,情用繁,是礼之杀也。文理情用相为内外表里,并行而杂,是礼之中流也。故君子上致其隆,下尽其杀,而中处其中。步骤驰骋厉骛不外是矣。是君子之坛宇宫廷也。人有是,士君子也;外是,民也;于是其中焉,方皇周挟,曲得其次序,是圣人也。故厚者,礼之积也;大者,礼之广也;高者,礼之隆也;明者,礼之尽也。《诗》曰:“礼仪卒度,笑语卒获。”此之谓也。

【原文】
 
礼者,以财物为用,以贵贱为文,以多少为异,以隆杀①为要。文理繁,情用省,是礼之隆也。文理省,情用繁,是礼之杀也。文理情用相为内外表里,并行而杂,是礼之中流也。故君子上致其隆,下尽其杀,而中处其中。步骤②驰骋厉骛③不外是矣。是君子之坛宇④宫廷也。人有是,士君子也;外是,民也;于是其中焉,方皇周挟⑤,曲⑥得其次序,是圣人也。故厚者,礼之积也;大者,礼之广也;高者,礼之隆也;明者,礼之尽也。《诗》曰:“礼仪卒度,笑语卒获。”此之谓也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杀:减杀,引申为简约。
 
② 步骤:步,行走。骤,奔驰。
 
③ 厉骛:厉,奋起羽翼。骛,奔驰。
 
④ 坛:行礼的高台。宇:房屋。
 
⑤ 方皇周挟:皇,大。挟,周遍。即四方广大周遍。
 
⑥ 曲:周全尽力。
 
【翻译】
 
礼,会使用财物,会用礼仪的文饰区别贵贱,会用礼仪的多少来分别,会用尊贵的或简约的礼仪作为要领。有些礼仪的文饰和条理繁多,但培养情感的作用很省约的,是尊贵的礼仪。有些礼仪的文饰和条理省约,但要表达的情感繁多,是简约的礼仪。有些礼仪的文饰条理,和情感作用是互为内外,互为表里,是一并实行而互相参杂其中的,是适当正中的礼仪。所以君子在上位要行尊贵的礼仪,在下位要尽力实行简约的礼仪,而中间的人适当地处于正中。无论是行走的奔驰,快跑的奔驰,奋起羽翼的奔驰,都不离开礼,这是君子的活动的高台房屋。如果一个人有礼,他就是士人君子。离开了礼,就是一般人。能够生活在礼之中,觉得广大周遍,尽力做到礼的次序的,就是圣人。所以圣人的仁厚,是因为礼的积存,圣人的伟大,是因为礼的广大,圣人的高崇,是因为礼的尊贵,圣人的光明,是因为礼的尽力实践。《诗经》说:礼仪终究合乎法度,笑语也终究可以得到。就是这个意思。
 
【解读】
 
这是说礼关联财物,也关联人的贵贱,说到礼的事物和仪节多少。又说礼和情用的关系。说礼是由人与人的情用、文理、财物的参差错综关系而形成。又说圣人之所以成为圣人,是因为圣人实践礼。由此可见礼仪原本有培养人德性的功能。这是传统中国文化培养人德性的方法。但现代中国人经历了一段批判中国文化、要求扬弃中国文化的历史,这方法在现代中国已渐渐失传,但又未找到代替的方法,结果常常有人质疑,何以中国文化那么重视礼,为何现代的中国人又无礼,又没有德性修养?就是因为中国已不在礼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