憍泄者,人之殃也;恭俭者,偋五兵也。虽有戈矛之刺,不如恭俭之利也。故与人善言,暖于布帛;伤人之言,深于矛戟。故薄薄之地,不得履之,非地不安也,危足无所履者,凡在言也。巨涂则让,小涂则殆,虽欲不谨,若云不使。

【原文】
 
憍泄①者,人之殃也;恭俭者,偋②五兵也。虽有戈矛之刺,不如恭俭之利也。故与人善言,暖于布帛;伤人之言,深于矛戟。故薄薄③之地,不得履之,非地不安也,危④足无所履者,凡在言也。巨涂则让⑤,小涂则殆,虽欲不谨,若云不使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憍:通“骄”,自高自大。泄:通“媟”,轻慢。
 
② 偋:通“屏”,去除。
 
③ 薄薄:磅礴。
 
④ 危:高。
 
⑤ 涂:通“途”。让:通“攘”,拥挤。
 
【翻译】
 
骄傲轻慢,是人的害殃;恭敬谦虚,可以摒除兵战之祸。虽然有戈和矛的利刺,但都不及恭敬和谦虚有利。所以给人说善良的话,比布帛衣服还暖;说伤害人的话,比矛和戟刺得更深。所以在磅礴的大地上,却不能踏足上面,不是因为大地不安稳,危险而无法踏足,全是因为言语不当。巨大的路途也有拥挤时,细小的路途也有危险,所以即使想不谨慎,也好像不能不谨慎。
 
【解读】
 
《荣辱篇》说的问题是:别人对我有是非毁誉,而我在世间有荣辱,我应如何对待?但在说这问题之前,首先指出,我自己又应该怎样给别人是非毁誉。正确的态度是:给人善良的话,等于送人温暖,说伤害人的话,等于刺伤别人。可见毁誉荣辱问题对人有很大影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