荣辱之大分,安危利害之常体:先义而后利者荣,先利而后义者辱;荣者常通,辱者常穷;通者常制人,穷者常制于人:是荣辱之大分也。材悫者常安利,荡悍者常危害;安利者常乐易,危害者常忧险;乐易者常寿长,忧险者常夭折:是安危利害之常体也。

【原文】
 
荣辱之大分,安危利害之常体:先义而后利者荣,先利而后义者辱;荣者常通,辱者常穷;通者常制人,穷者常制于人:是荣辱之大分也。材①悫者常安利,荡悍者常危害;安利者常乐易,危害者常忧险;乐易者常寿长,忧险者常夭折:是安危利害之常体也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材:通“才”。
 
【翻译】
 
荣誉和耻辱的最大分别,就安危利害的平常情况而言,先实行礼义然后有利,就是荣誉。先求有利然后才实行礼义,就是耻辱。有荣誉的人常常都是显达的,有耻辱的人常常都是穷困的。显达的人常常都是管制别人的人,穷困的人常常都是受人管制的。这是荣誉和耻辱的重要分别。有才能而谨慎的人常常安全而有利,放荡凶悍的人常常有危险和害患。安全而有利的人常常快乐轻松,有危险和祸患的人常常担忧危险。快乐轻松的人常常长寿,担忧危险的人常常夭折。这是安危利害的平常情况。
 
【解读】
 
君子追求的是勇于做礼义行为,这种勇气是求诸己,不是求诸人的。如果自己做到先礼义而后有利,就是荣誉,先求有利而才做礼义行为,就是耻辱。这是人内在的荣辱,这才是荀子重视的荣辱,一般世间外在的荣辱,不是荀子所注重的。但我们不是都很看重外在的荣辱,而总是忽视了内在的荣辱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