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子之所谓贤者,非能遍能人之所能之谓也;君子之所谓知者,非能遍知人之所知之谓也;君子之所谓辩者,非能遍辩人之所辩之谓也;君子之所谓察者,非能遍察人之所察之谓也;有所止矣。相高下,视肥,序五种,君子不如农人;通财货,相美恶,辨贵贱,君子不如贾人;设规矩,陈绳墨,便备用,君子不如工人;不恤是非不然之情,以相荐撙,以相耻怍,君子不若惠施、邓析。若夫謪德而定次,量能而授官,使贤不肖皆得其位,能不能皆得其官,万物得其宜,事变得其应,慎、墨不得进其谈,惠施、邓析不敢窜其察,言必当理,事必当务,是然后君子之所长也。

【原文】
 
君子之所谓贤者,非能遍能人之所能之谓也;君子之所谓知者,非能遍知人之所知之谓也;君子之所谓辩者,非能遍辩人之所辩之谓也;君子之所谓察者,非能遍察人之所察之谓也;有所止矣。相高下,视肥,序五种①,君子不如农人;通财货,相美恶,辨贵贱,君子不如贾人;设规矩,陈绳墨,便备用②,君子不如工人;不恤是非不然之情,以相荐撙③,以相耻怍,君子不若惠施、邓析。若夫謪④德而定次,量能而授官,使贤不肖皆得其位,能不能皆得其官,万物得其宜,事变得其应,慎、墨不得进其谈,惠施、邓析不敢窜⑤其察,言必当理,事必当务,是然后君子之所长也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序:安排次序。五种:五谷。
 
② 便备用:便,改良。备,设备。用,器具。
 
③ 荐:通“践”,践踏。撙(zǔn):抑制。
 
④ 謪:通“商”,衡量。

⑤ 窜:令人接纳。
 
【翻译】
 
君子之所以被称为贤能,不是因为完全能够做到别人能做的;君子之所以被称为智慧,不是因为完全能够知道别人所知道的;君子之所以被称为善辩,不是因为完全能够辩倒别人的言论;君子之所以被称为明察,不是因为完全能够明察别人所察觉的。君子能力也是有限的。看地势高下,视察土地肥沃贫瘠,排列耕种五谷次序,君子不及农人;货物金钱的流通,看货物的好坏,辨别货物的贵贱,君子不及商人;设置圆规矩尺,安排绳墨,改良设备器具,君子不及工人;不理会别人是非反对的情况,互相践踏抑制,互相耻辱,君子不及惠施、邓析。至于衡量德行而定等级次序,衡量能力而授予官职,令贤人和不肖的人都得到适当的位置,有能力和没有能力的人得到适当的官职,万物都得到适当的安排,事物变化得到适当的响应,慎到、墨子不能够推广他们的言论,惠施、邓析不敢令人接纳他们的明察,言论一定合乎理,做事一定做应当的,这才是君子所擅长的。
 
【解读】
 
荀子认为君子并不是能人所不能,君子也会不及农人、工人、商人,但君子能够按德性修养衡量事物,而作出回应安排,这是君子擅长的。这正是因为君子知道圣王之道,而贯通于治乱之道。所以荀子不是认为在上位者无所不能,不是比其他人高明,只是做他擅长做而应做的工作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