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论:志不免于曲私,而冀人之以己为公也;行不免于污漫,而冀人之以己为修也;其愚陋沟瞀,而冀人之以己为知也:是众人也。志忍私,然后能公;忍情性,然后能修;知而好问,然后能才;公修而才,可谓小儒矣。志安公,行安修,知通统类:如是则可谓大儒矣。大儒者,天子三公也;小儒者,诸侯、大夫、士也;众人者,工农商贾也。礼者,人主之所以为群臣寸尺寻丈检式也。人伦尽矣。

【原文】
 
人论①:志不免于曲私,而冀人之以己为公也;行不免于污漫,而冀人之以己为修也;其愚陋沟瞀②,而冀人之以己为知也:是众人也。志忍私,然后能公;忍情性,然后能修;知而好问,然后能才;公修而才,可谓小儒矣。志安公,行安修,知通统类:如是则可谓大儒矣。大儒者,天子三公③也;小儒者,诸侯、大夫、士④也;众人者,工农商贾也。礼者,人主之所以为群臣寸尺寻丈检式⑤也。人伦尽矣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论:通“伦”。
 
② 沟瞀:通“怐愗”,愚昧无知。
 
③ 三公:周朝最高级的官员,太师、太傅、太保。
 
④ 士:官名,地位在大夫之下。
 
⑤ 寸尺寻丈:长度单位,八尺为一寻。检式:标准。
 
【翻译】
 
人伦类别是这样的:意志总是不免有自私不正直,而希望别人以为自己是公正的。行为不免会污秽卑鄙,而希望别人以为自己有修养。很愚昧浅陋无知,而希望别人以为自己有智慧。这就是众人。意志控制了私心,然后做到公正,控制了感情个性,然后做到有修养,有智慧而又爱好发问,然后做到有才干。公正、有修养又有才干,可称为小儒了。而意志自然安于公正,行为自然安于修养,智慧贯通各类别,这样就可以称为大儒了。大儒可以做天子、三公,小儒可以做诸侯、大夫、士,众人可以做工人、农人和商人。礼义制度,就是君主衡量群臣的标准。人伦类别都能在其中表现了。
 
【解读】
 
对于不同的儒者,在政治上表现为,大儒应做天子三公,小儒应做诸侯士大夫,众人应做工农商。而结合各个人伦类别的人,就能成就天下国家的政治工作,这是君子擅长的范围。荀子说出了君子才应该在上位的原因。现在我们选举贤能要投票,是不是要按君子大儒这个标准来选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