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国者、重任也,不以积持之则不立。故国者,世所以新者也,是惮,惮、非变也,改王改行也。故一朝之日也,一日之人也,然而厌焉有千岁之国,何也?曰:援夫千岁之信法以持之也,安与夫千岁之信士为之也。人无百岁之寿,而有千岁之信士,何也?曰:以夫千岁之法自持者,是乃千岁之信士矣。故与积礼义之君子为之则王,与端诚信全之士为之则霸,与权谋倾覆之人为之则亡。三者明主之所以谨择也,仁人之所以务白也。善择之者制人,不善择之者人制之。

【原文】
 
故国者、重任也,不以积持之则不立。故国者,世所以新者也,是惮①,惮、非变也,改王改行②也。故一朝之日也,一日之人也,然而厌焉③有千岁之国,何也?曰:援夫千岁之信法以持之也,安与夫千岁之信士为之也。人无百岁之寿,而有千岁之信士,何也?曰:以夫千岁之法自持者,是乃千岁之信士矣。故与积礼义之君子为之则王,与端诚信全之士为之则霸,与权谋倾覆之人为之则亡。三者明主之所以谨择也,仁人之所以务白也。善择之者制人,不善择之者人制之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惮:通“禅”,更替。
 
② 王:通“玉”。行:步行的礼仪。
 
③ 厌焉:安然。
 
【翻译】
 
治理国家,责任重大,但如果不加以经验积累和持守就不能建立。国家,每个世代都会更新的,这就是君主的更替。君主更替并不表示礼义法制变了,而只是佩玉和步行礼仪的改变而已。一日短如一朝,人生短如一日,但千年的国家却安然存在,为什么呢?答:因为国家援引了千年以来的诚信法制来持守着,和用了千年以来的诚信人物来治理。人生寿命长的只可以有一百岁,但国家千年以来都有诚信的人,为什么呢?答:因为国家用了千年的法制来自我持守着,所以有千年的诚信人物。所以用积累礼义的君子来治理,就是王者,用端正诚信完全的人来治理,就是霸者,用权谋倾覆手段来治理,就会灭亡。这三者,是英明君主所以要谨慎选择的,仁德的人所以务必要明白的。善于选择的人可治理人,不善于选择的人只好由他人治理。
 
【解读】
 
王者和霸者以公义和诚信为标准,但一定要积累持守才能建立公义和诚信。一个朝代的长治久安总是有原因的,传统的建立并不容易。中华民族一直维持到现在也是有原因的,这就是文化的力量。王者和霸者要建立的是文化,而不只是经济和军事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