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持国者,必不可以独也,然则强固荣辱在于取相矣。身能相能,如是者王,身不能,知恐惧而求能者,如是者强;身不能,不知恐惧而求能者,安唯便僻左右亲比己者之用,如是者危削;綦之而亡。国者,巨用之则大,小用之则小;綦大而王,綦小而亡,小巨分流者存。巨用之者,先义而后利,安不恤亲疏,不恤贵贱,唯诚能之求,夫是之谓巨用之。小用之者,先利而后义,安不恤是非,不治曲直,唯便僻亲比己者之用,夫是之谓小用之。巨用之者若彼,小用之者若此,小巨分流者,亦一若彼,一若此也。故曰:“粹而王,驳而霸,无一焉而亡。”此之谓也。

【原文】
 
彼持国者,必不可以独也,然则强固①荣辱在于取相矣。身能相能,如是者王,身不能,知恐惧而求能者,如是者强;身不能,不知恐惧而求能者,安唯便僻左右亲比己者之用,如是者危削;綦之而亡。国者,巨用之则大,小用之则小;綦大而王,綦小而亡,小巨分流者存。巨用之者,先义而后利,安不恤亲疏,不恤贵贱,唯诚能之求,夫是之谓巨用之。小用之者,先利而后义,安不恤是非,不治曲直,唯便僻亲比己者之用,夫是之谓小用之。巨用之者若彼,小用之者若此,小巨分流者,亦一若彼,一若此也。故曰:“粹而王,驳而霸,无一焉而亡。”此之谓也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固:通“盬”(ɡǔ),脆弱。
 
【翻译】
 
那些治理国家的人,一定不可以独自一人治理,国家的强大或脆弱、光荣或耻辱都在于取用的宰相。君主自身贤能,宰相贤能,这样就能称王天下。君主自身不贤能,但知道恐惧而寻求贤能的人,这样国家就能强大。君主自身不贤能,但不知道恐惧而寻求贤能的人,只任用身边小人、左右亲近自己的人,这样国家就会危险削弱,到极致就会灭亡。国家,治理得大就会强大,治理得小就会弱小,大到极致就称王天下,小到极致就会灭亡,小大各一半就会存在。大治的国家,是先实行公义然后才求利益,任用人不理会亲疏,不理会贵贱,只有诚信才能够求得到,这就叫作大治国家。小治的国家,是先求利益然后才实行公义,治理时不理会是非对错,不分曲直,只任用身边小人、亲近自己的人,这就叫作小治国家。大治国家是那样,小治国家是这样,小治和大治各一半,有时像那样,有时像这样。所以说:“纯粹实行公义,任用贤人就是王者。驳杂追求利益,任用贤人和小人就是霸者。一些公义也没有,不任用贤人,就会灭亡。”就是这个意思。
 
【解读】
 
王者霸者都要以义和信为道,由这个标准而任用官员治理天下,才能成为大国。全国官员都是小人,追求利益,不追求公正,即使经济多么强劲,国家又怎么可能成为大国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