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莫不致爱其下,而制之以礼。上之于下,如保赤子,政令制度,所以接下之人百姓,有不理者如豪末,则虽孤独鳏寡必不加焉。故下之亲上,欢如父母,可杀而不可使不顺。君臣上下,贵贱长幼,至于庶人,莫不以是为隆正;然后皆内自省,以谨于分。是百王之所同也,而礼法之枢要也。然后农分田而耕,贾分货而贩,百工分事而劝,士大夫分职而听,建国诸侯之君分土而守,三公总方而议,则天子共己而止矣。出若入若,天下莫不均平,莫不治辨。是百王之所同,而礼法之大分也。

【原文】
 
上莫不致爱其下,而制之以礼。上之于下,如保赤子,政令制度,所以接下之人百姓,有不理者如豪末,则虽孤独鳏寡必不加焉。故下之亲上,欢如父母,可杀而不可使不顺。君臣上下,贵贱长幼,至于庶人,莫不以是为隆正;然后皆内自省,以谨于分。是百王之所同也,而礼法之枢要也。然后农分田而耕,贾分货而贩,百工分事而劝,士大夫分职而听,建国诸侯之君分土而守,三公总方而议,则天子共①己而止矣。出若入若,天下莫不均平,莫不治辨。是百王之所同,而礼法之大分也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共:通“拱”。
 
【翻译】
 
上位的人没有不爱他下面的人民,而会用礼义节制他们。上位的人对于下面的人民,好像保护赤子一样,政令和制度,都是用来接应下面的人民百姓,有些不合理的地方,即使好像毫毛那样细小,也一定不会加在鳏寡孤独的人身上。所以在下的人民亲爱上位的人,欢喜得好像对待父母。你可以杀死这样的人民,但不可以令他们不顺从君主。无论君臣上下,贵贱长幼,到平民百姓,没有不认为这是最高而正当的标准。然后人人都向内自我反省,小心谨慎处理自己的名分。这是历代圣王所相同的,也是礼法的枢纽。然后农人分配田地耕种,商人分配货物贩卖,工人分配事务去用力,士大夫分配职位去处理政务,建立国家的诸侯君主分配了土地就要守护,三公总括各方面事务而议政,天子让自己拱手就可以了。朝廷内外,天下没有不平均的,没有不治理的。这是历代圣王相同的,礼法的纲要。
 
【解读】
 
君主对人民如赤子,人民对君主如父母,这是圣王相同的地方。这是因为由上而下人人都向内自我反省。这是中国文化一直以来希望提升人精神的方向,要人反求诸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