儒者为之不然,必将曲辨:朝廷必将隆礼义而审贵贱,若是、则士大夫莫不敬节死制者矣。百官则将齐其制度,重其官秩,若是、则百吏莫不畏法而遵绳矣。关市几而不征,质律禁止而不偏,如是、则商贾莫不敦悫而无诈矣。百工将时斩伐,佻其期日,而利其巧任,如是,则百工莫不忠信而不楛矣。县鄙则将轻田野之税,省刀布之敛,罕举力役,无夺农时,如是、则农夫莫不朴力而寡能矣。士大夫务节死制,然而兵劲。百吏畏法循绳,然后国常不乱。商贾敦悫无诈,则商旅安,货通财,而国求给矣。百工忠信而不楛,则器用巧便而财不匮矣。农夫朴力而寡能,则上不失天时,下不失地利,中得人和,而百事不废。是之谓政令行,风俗美,以守则固,以征则强,居则有名,动则有功。此儒之所谓曲辨也。

【原文】
 
儒者为之不然,必将曲辨①:朝廷必将隆礼义而审贵贱,若是、则士大夫莫不敬节死制者矣。百官则将齐其制度,重其官秩,若是、则百吏莫不畏法而遵绳矣。关市几②而不征,质律③禁止而不偏,如是、则商贾莫不敦悫而无诈矣。百工将时斩伐,佻④其期日,而利其巧任,如是,则百工莫不忠信而不楛⑤矣。县鄙⑥则将轻田野之税,省刀布之敛,罕举力役,无夺农时,如是、则农夫莫不朴力而寡能矣。士大夫务节死制,然而兵劲。百吏畏法循绳,然后国常不乱。商贾敦悫无诈,则商旅安,货通财,而国求给矣。百工忠信而不楛,则器用巧便而财不匮矣。农夫朴力而寡能,则上不失天时,下不失地利,中得人和,而百事不废。是之谓政令行,风俗美,以守则固,以征则强,居则有名,动则有功。此儒之所谓曲辨也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辨:通“办”,治理。
 
② 几:通“讥”,检查。
 
③ 质律:贸易时用的代金券,引申为贸易。
 
④ 佻:通“迢”,远。引申为放宽。
 
⑤ 楛:通“盬”,粗劣。
 
⑥ 县鄙:五鄙为县,泛指郊野。
 
【翻译】
 
儒者不是这样的,一定会曲折地治理好国家。朝廷上,儒者一定会尊崇礼义而审明贵贱,这样,士大夫就没有不尊敬礼节,愿意为礼制而死了。对待百官,儒者就会统一整齐制度,注重官职的俸禄,这样,百官就没有不敬畏法制而愿遵从标准。对于关卡和市集,检查而不征税,对于贸易,禁止作假而做到不偏听,这样,商人就没有不敦厚诚实而没有欺诈。对于各种工匠,要按时节斩伐木材,放宽期限,有利他们发挥技巧,这样,百工就没有不忠诚信实而不会制作粗劣产品。对待乡村田野,会减轻农田的征税,减省货币的敛取,减少举行劳力的役使,不会侵夺农人的时节,这样,农夫就没有不朴实地努力耕作,而不会寻求其他能力维生。士大夫力求节义而愿为礼制而死,这样,兵力就强劲。百官敬畏法制标准,然后国家就可以经常不乱。商人敦厚老实不欺诈,外来的商旅就安全,货物金钱就能流通,国家的需求就得到供给。各种工匠诚信而不制作粗劣,器物用具精巧便利,财物就不会匮乏。农夫朴实努力而不寻求其他能力,这样就在上不会失去天时,在下不会失去地利,中间得到人和,各种事情不会废弛,这就叫作政令能够通行,风俗美善。以这种治理方式来持守国家就能稳固,出征就会强大有力,安居就有名声,劳动就有功绩。这就是儒家所说的曲折治理了。
 
【解读】
 
儒者的曲辨治理,其实就是尊崇礼义,明察贵贱百官,少税,令各人可以各尽其职。这就是说,君主应该掌握纲要,而不是各人具体的职务,所以叫作曲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