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善先人者谓之教,以善和人者谓之顺;以不善先人者谓之谄,以不善和人者谓之谀。是是、非非谓之知,非是、是非谓之愚。伤良曰谗,害良曰贼。是谓是,非谓非曰直。窃货曰盗,匿行曰诈,易言曰诞。趣舍无定谓之无常。保利弃义谓之至贼。多闻曰博,少闻曰浅。多见曰闲,少见曰陋。难进曰偍,易忘曰漏。少而理曰治,多而乱曰秏。

【原文】
 
以善先人者谓之教,以善和人者谓之顺;以不善先人者谓之谄,以不善和人者谓之谀。是是、非非谓之知,非是、是非谓之愚。伤良曰谗,害良曰贼。是谓是,非谓非曰直。窃货曰盗,匿行曰诈,易言曰诞。趣舍无定谓之无常。保利弃义谓之至贼。多闻曰博,少闻曰浅。多见曰闲①,少见曰陋。难进曰偍,易忘曰漏。少而理曰治,多而乱曰秏②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闲:同“僩”,宽大广博。
 
② 秏:同“眊”,昏乱不明。
 
【翻译】
 
用善行引导人叫作教导,用善行与人和谐相处叫作和顺。用不善引导人叫作谄媚,用不善来附和人叫作阿谀。对的就赞成,错的就反对,叫作知道,反对正确的,赞成错误的,叫作愚蠢。中伤贤良人的叫作谗言,陷害贤良人的叫作贼害。对的就说对,错的就说错,叫作正直。偷窃财物叫作盗贼,匿藏行径叫作欺诈,轻易乱说叫作荒诞。取舍不定叫作无常。为了保存利益而放弃礼义,叫作极致的大贼。多听闻叫作渊博,少听闻叫作浅薄。多见识叫作广博,少见识叫作鄙陋。难前进叫作缓慢,容易忘记叫作遗漏。少做事而有条理叫作治理,多做事而混乱叫作昏乱。
 
【解读】
 
荀子说人运用善和不善对人时,对人就有教、顺、谄、谀的分别,而对人善和不善有不同态度,就有知、愚、谗、贼、直、诈、诞的分别。这些都是高一层次的道德和不道德的区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