体恭敬而心忠信,术礼义而情爱人;横行天下,虽困四夷,人莫不贵。劳苦之事则争先,饶乐之事则能让,端悫诚信,拘守而详;横行天下,虽困四夷,人莫不任。体倨固而心执诈,术顺墨而精杂污;横行天下,虽达四方,人莫不贱。劳苦之事则偷儒转脱,饶乐之事则佞兑而不曲,辟违而不悫,程役而不录:横行天下,虽达四方,人莫不弃。

【原文】
 
体恭敬而心忠信,术①礼义而情爱人;横行天下,虽困四夷,人莫不贵。劳苦之事则争先,饶乐之事则能让,端悫诚信,拘守而详;横行天下,虽困四夷,人莫不任。体倨固而心执②诈,术顺墨③而精杂污;横行天下,虽达四方,人莫不贱。劳苦之事则偷儒④转脱,饶乐之事则佞兑⑤而不曲,辟违⑥而不悫,程役而不录⑦:横行天下,虽达四方,人莫不弃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术:通“述”,遵循。
 
② 执:应是“势”,谋略,引申为狡诈。
 
③ 顺墨:顺,应是“慎”,指慎到,战国时道家思想家。墨,墨子。
 
④ 儒:通“懦”,怕事,懒惰。
 
⑤ 佞:好口才。兑:通“锐”,锐利,也是好口才。
 
⑥ 辟:通“僻”,邪恶。违:邪恶。
 
⑦ 程役:通“逞欲”。录:检束。
 
【翻译】
 
身体恭敬而内心有忠信,遵循礼义而感情是爱人的,横行天下,虽然会被四方夷族围困,但没有人不尊崇他。遇到劳苦的事会争先而做,遇到享乐的事能够让给他人,端庄谨慎诚信,谨守而明白礼义,横行天下,虽然会被四方夷族围困,但没有人不信任他。身体傲倨固执而内心狡诈,遵从慎到、墨子而精神杂乱污秽,横行天下,虽然显达四方,但没有人不贱视他。遇到劳苦的事,就偷懒转身逃脱,遇到享乐的事,就口快不转弯地直接争取,邪恶而不谨慎,放纵欲望而不检束,横行天下,虽然显达四方,但没有人不离弃他。
 
【解读】
 
如果做到身体外貌和内心都合乎礼义,就能行于天下四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