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卧则梦,偷则自行,使之则谋,故心未尝不动也。然而有所谓静,不以梦剧乱知谓之静。

【原文】
 
心卧则梦,偷①则自行,使之则谋②,故心未尝不动也。然而有所谓静,不以梦剧③乱知谓之静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偷:松懈。
 
② 谋:思考。
 
③ 剧:繁杂。
 
【翻译】
 
心在卧睡时就做梦,心偷懒时就自动乱想,心在使用时就会思考。所以心没有不动的,但也有所谓静,不因为梦幻繁杂而扰乱所知道的,就叫作静。
 
【解读】
 
关于心的静,也是道家常说的,但荀子是把心的静和动一起说的。注重心的静,是要把心从乱想乱知的妄动之中超拔出来。静,是心清虚的第一步。心由静而达到虚,不被过去的知识所填满,待人接物才能够清通。但荀子把心的静和动合起来说,是强调心在活动时,更应该做到心静。这个心静,即是求知时,用心专注,聚焦在一个事物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