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均则不偏,势齐则不壹,众齐则不使。有天有地,而上下有差;明王始立,而处国有制。夫两贵之不能相事,两贱之不能相使,是天数也。势位齐,而欲恶同,物不能澹则必争;争则必乱,乱则穷矣。先王恶其乱也,故制礼义以分之,使有贫富贵贱之等,足以相兼临者,是养天下之本也。《书》曰:“维齐非齐。”此之谓也。

【原文】
 
分均则不偏①,势齐则不壹,众齐则不使。有天有地,而上下有差;明王始立,而处国有制。夫两贵之不能相事,两贱之不能相使,是天数也。势位齐,而欲恶同,物不能澹②则必争;争则必乱,乱则穷矣。先王恶其乱也,故制礼义以分之,使有贫富贵贱之等,足以相兼临者,是养天下之本也。《书》曰:“维齐非齐。”此之谓也。 
 
【注释
 
① 偏:部属。
 
② 澹:通“赡”,满足。
 
【翻译】
 
名分均等就不能使人成为部属,势位平齐就不能统一指使,众人平齐就不能指使他人。有天有地,就有上下的差等分别,英明王者开始立国,处理国事就要有制度。两人都尊贵就不能互相侍奉,两人都卑贱就不能互相指使,这是天的定数。两人势位平齐而好恶相同,事物不能满足两人,就一定会相争,相争就一定会混乱,国家混乱就一定会穷困。古代的圣王厌恶混乱,所以制定礼义制度来做区分,令人有贫富贵贱的差等,就足以同时覆盖两者之上,这是养育天下的根本。《尚书》说:“维持整齐在于不平齐。”就是这个意思。
 
【解读】
 
荀子说的王制注重令天下人各人得到自己的位置,所以地位贵贱一定不可以废除,这样才可以上下指使,政治才可以运作。明显这是主张政治地位的差等论,但这差等不妨碍平等的公义。因为贵贱是由贤德来决定,不是由财富来决定,所以好像不平齐、不平等,事实却并非不平等。现代有人主张人不应该有贵贱差等,这些主张看似平等,而其实并不平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