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类行杂,以一行万。始则终,终则始,若环之无端也,舍是而天下以衰矣。天地者,生之始也;礼义者,治之始也;君子者,礼义之始也;为之,贯之,积重之,致好之者,君子之始也。故天地生君子,君子理天地;君子者,天地之参也,万物之总也,民之父母也。无君子,则天地不理,礼义无统,上无君师,下无父子,夫是之谓至乱。君臣、父子、兄弟、夫妇,始则终,终则始,与天地同理,与万世同久,夫是之谓大本。故丧祭、朝聘、师旅一也;贵贱、杀生、与夺一也;君君、臣臣、父父、子子、兄兄、弟弟一也;农农、士士、工工、商商一也。

【原文】
 
以类行杂,以一行万。始则终,终则始,若环之无端也,舍是而天下以衰矣。天地者,生之始也;礼义者,治之始也;君子者,礼义之始也;为之,贯之,积重之,致好之者,君子之始也。故天地生君子,君子理天地;君子者,天地之参①也,万物之总也,民之父母也。无君子,则天地不理,礼义无统,上无君师,下无父子,夫是之谓至乱。君臣、父子、兄弟、夫妇,始则终,终则始,与天地同理,与万世同久,夫是之谓大本。故丧祭、朝聘、师旅一也;贵贱、杀生、与夺一也;君君、臣臣、父父、子子、兄兄、弟弟一也;农农、士士、工工、商商一也。 
 
【注释】
 
① 参:并列。
 
【翻译】
 
用同类原则来处理复杂的事物,用统一原则来处理万事万物。事物开始就会终结,终结又会再开始,好像一个圆环没有开端结尾一样,放弃这个原则天下就会衰落。天地是生命的开始,礼义是治理天地的开始,君子是礼义的开始。实践礼义,贯通礼义,积累礼义,极爱好礼义,是君子的开始。天地生出君子,君子治理天地,君子与天地并列,是万物的总管、人民的父母。没有君子,天地也没有条理,礼义没有统绪,在上者没有所谓君主老师,在下者没有所谓父子的分别,这就叫作极乱。君臣、父子、兄弟、夫妇,关系开始就会终结,终结又会再开始,人伦原则和天地的原则相同,和万世一样久远,这就叫作最大的根本。丧事祭祠的礼,诸侯朝见天子的礼,军队的礼,原则是相同的。贵和贱、被杀和生存、给予和夺取,原则也是相同的。君要像君、臣要像臣、父要像父、子要像子、兄要像兄、弟要像弟,原则是相同的。农人要像农人,读书人要像读书人,工人要像工人,商人要像商人,原则也是相同的。
 
【解读】
 
荀子说王者的制度,是使用和天地原则相同的原则,来处理万事万物的复杂情况。这是天地之理,由天地生出的君子,君子治理天地,也是使用这个天地之理。即是人和天地实践同一个道,成就了天地和人的“始终相成,如环无端”的道,圣王之道和天地之道,人道和天道得到贯通合一。